关注我们:  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动漫资讯 >
从《梦想帝王手游》红海突围,看国产SLG手游的

 
一直以来,SLG手游在国内外都有着不小的市场占有率,回溯到页游时代,我们还能发现SLG更是推动页游市场崛起的首批类型游戏。在2013-2014年国内手游迎来井喷的时候,还是第一代卡牌和休闲类手游席卷市场。但随着玩家的逐渐成熟,SLG手游以均衡的付费比率、悠长的生命周期等特点,成为了手游市场最受青睐的常青树。
 
 
 
 
但需要注意的是,随着SLG手游不断迭代和用户获取成本提升,SLG这一细分市场也开始出现同质化的趋势。到了近两年,依然还能杀出重围的SLG新作,要么是通过IP或题材的亮点套上同质玩法,要么是玩法差异化较清晰的产品砸钱买量。不难发现,从2014年的COK再到2018年的红警手游,SLG已经成为产品数量庞大、玩家群体非常成熟的红海了。
 
 
 
于3月1日全平台上线的《梦想帝王手游》,作为一款经典端游IP改编的产品,在题材和玩法上都做出了不同于当前市场的“差异化”调整。经过此前测试版本的不断更迭,正式上线的《梦想帝王手游》受到用户群体广泛关注,也为当前市场带来了一定思考:沙盒化的自由战争策略,以及跨时空武将收录的新模式,是否会为SLG手游带来全新的定位和进化?
 
从《梦想帝王手游》红海突围,看国产SLG手游的发展与变化-手游矩阵
 
 
| 同质化大环境下的更新
 
 
 
回顾2018年,不管是海外还是国内手游市场,SLG这个细分领域出现了新的变化,玩法创新和题材创新成为了玩家的首选。首先在题材上,市场上对于“不同历史文明争霸”已趋于饱和,故而在去年有了黑帮、升官、工业时代、科幻战争等不同风格,这说明玩家已经对罗马VS华夏这类老题材失去了新鲜感。其次就是SLG手游的玩法已经日益成熟固化,玩家开始渴求更加标新立异的玩法。
 
 
 
《梦想帝王手游》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应运而生的新一代SLG手游,从题材到玩法给玩家带来与众不同的全新体验。比如玩家在前期,需要在六个国家阵营中选择自己的归属,通过发展城池、兵力、科技以及占领中立地区资源等,为国家阵营的发展做贡献。而在后期的国战中,普通玩家还可以通过后勤、侦查、策应等其它环节展现自己的影响力,甚至通过武将、兵种的互相克制,拥有狙击大R玩家的机会。另外《梦想帝王手游》围绕武将展开的众多玩法(不抽卡在野外捕捉招募,根据武将属性打造独一无二的部队等),给不同群体玩家更加公平的机会,让普通玩家也能够与大R玩家同场竞技。
 
 
 
可能有人会对这种“全明星大乱斗”模式产生怀疑,毕竟有时太丰富也会显得太乱。不过《梦想帝王手游》端游已经证明过这种模式的可行性,并在多年的良好运营下积累了大量的粉丝,使得《梦想帝王手游》在一开始拥有一批核心玩家形成口碑效应和表率作用。
 
 
 
此外这种以题材为基础、以玩法为核心的创新,也体现了SLG手游在当前市场竞争下的发展变化,更突出了不同地域市场对SLG手游的细分差异需求。比如以前有款名叫《Crystal of Re:Union》的日式SLG手游,加入日本玩家喜闻乐见的抽卡、萌妹子、主线剧情等,一度在日本市场有着不错的成绩,同理2018年推出的《梦幻模拟战》手游也是经典的日式SLG。此外,《火枪纪元》以第一次工业革命为背景所以深受欧美市场喜爱,《苏丹的游戏》则备受中东地区的玩家追捧。
 
 
 
由此可见,大部分SLG玩家还是对自己熟悉的文化历史更具偏好。而更重要的是,在这些文化历史背后,游戏为玩家所带来的认同和自信。不管是茶馆说书还是诗人墨客,大部分国人都不乏对“关公战秦琼”这种浪漫幻想的期待,特别是对古代战争有兴趣的玩家,往往都有一股“但使龙城飞将在”或“敢笑黄巢不丈夫”的情怀。
 
 
 
 
 
而从城市建设到战术策略,甚至武将兵种的养成,《梦想帝王手游》也具有充足的自由度,让玩家凭自己的意愿来决定爆兵、攀升科技抑或屯粮等计策。这一点是以往常见SLG手游中所不具备的,如此一来玩家就告别了固定的套路和数值,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合作分工就显得更为重要。
 
 
 
更值得一提的是,玩法上的沙盒自由化也为玩家社交带来了更多变数,约定某时一起攻略某个城池的交流,变成了谁去探路、谁负责补给、谁保护后方粮仓等战术安排--玩家的参与感和沉浸感随着交流内容的改变,也进化出全新的体验与乐趣。
 
 
 
| 《梦想帝王手游》的文化认同和玩法自信
 
 
 
不同于市面上其它SLG手游,《梦想帝王手游》既不主打国内流行的三国、战国,也没有跟风海外的中世纪或奇幻题材。游戏从商周时期到明清时期,以横跨数千年的中国历史为舞台,将457位历史名将作为主角,让玩家们在这种“关公战秦琼”的大乱斗背景下互相角逐。